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01:13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共同利益驱动,医院倾向选择价格高和“暗扣”大的药品,价格低或折扣小的药品往往没有销路。“医院内部的处方量决定了一个品种甚至一个厂家的生死。十几年前刚进行招采时,价是降下来了,但开不到处方上,最后造成‘招一个、死一个’的局面。”龚波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带量采购落地,确保采购的药品被用掉,不能像从前那样招一个、死一个,这需要卫生部门的支持和联动。”龚波介绍说,上海市每家公立医院上一年度的药品用量是有数的,具体到每一位医生开了多少药都有据可查,新的带量采购药品如果实际处方量明显减少,那么卫生部门会进行“医师约谈”,以示警告,同时,“完成带量采购目标”还会作为医院绩效考核的指标之一,直接关联到个人工资、奖金、科室发展和医院的整体评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降价对过专利期药品来说也是上上策。第二批带量采购前,美洛昔康片的仿制药有两家通过了一致性评价,按招采规则,原研药公司德国勃林格殷格翰也自动出现在竞标名单中。该药主要适用于类风湿性关节炎和骨关节炎等的疼痛、肿胀及软组织炎症、创伤性疼痛、手术后疼痛的对症治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针对药价越招越高,2004年3月底,全国13家医药行业协会联名起草了《关于请求终止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工作的建议》,“上书”国务院,表示招标后中标药品价格远超市场批发商实际供应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海用技术手段解决了“定量”问题,以医保结算信息为依托重建采购平台。历时34个月,“上海市医药采购服务与监管信息系统”于2015年7月建成并覆盖全市医保定点医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商品能在虚高几十倍定价后仍能持续畅销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常用廉价基药在医院里开不到的情况同样发生在上海。据上海市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处处长龚波回忆,上海市2012年8月开始研究带量采购试点时发现,此前经过招标进入医院的同类药品价差极大,高价的超出市场价几倍,低价的贴近生产成本,老百姓担心质量不敢用,还有一些以往用惯了的厂牌没中选,患者要到周边城市的二三级医院开处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2018年,上海完成了3批带量采购试点,共涉及28种药品。“正是因为有前期近三年的准备工作,允许我们花时间去研究、试验,遇到关键问题从长计议,才能最终把药品集采的量和价钩起来。”龚波回忆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23日,在一家互联网医药企业的药品仓库内,工作人员正在处理互联网销售药品订单。图/IC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少跨国企业的过专利期原研药在带量采购中报出了全球最低价。例如,第二批全国带量采购时拜耳的阿卡波糖,集采前的售价约为65元,每盒30片(50mg规格),按照每天三次、每次两片的服用剂量计算,每名患者每天的药费为13元。带量采购后,每片价格降到0.18元,每天的药费则降为1元,降幅达到91.59%。